智游城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774|回复: 68

人生杂记

[复制链接]
柏木雪狐 发表于 2017-11-12 14: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好,欢迎来到一位扑克爱好者和业余作家的自留地。
 楼主| 柏木雪狐 发表于 2017-11-12 14: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柏木雪狐 于 2017-11-12 14:53 编辑

在我看来,写作一直是一种与心灵对话的好方法。网络时代,现代人越发没有耐心坐下来好好写或读一些像样的东西,一个滚轮不能到底的文章一律不看,有太多物质和欲望要去追求,好像没有在挣钱和消费上的每一秒都是浪费。但凡事总有正反两面,以往写日记的空闲,现在可以公开放上来,在小范围内与志同道合的人一同分享,一同体会,虽然隔着屏幕好像隔着万水千山,但想到写出来的东西总有人看,不至于像小时候一样写些幼稚又令人脸红的东西还要东躲西藏,总归也是一件怡然乐事。

昨天夜里,经过了一场漫长的扑克战斗是相当疲惫,倒头便睡,却意外地梦到了已经有多年未见的大学时期前女友。毕业已经八九年,不要说是当事人,就是现在还记得当时事情的人也早已许久不提,我早将此事抛于脑后,却没想到记忆完好,一直安然保存在心底。在梦里,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是忽然从同学间听闻了她的死讯。从美国留学回来后即一直在四大毕马威,过劳死。场景真的非常逼真,以至于我回想起来竟然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破绽。而在那时,我竟然心里也没有一起涟漪,既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感到悲伤,仅仅是作为一个曾经在她生命里出现过的人前去凭吊。而见到一些当年她的同学或者朋友,而一见到我,竟然表情都是同情又怜悯地为我让出一条路。毕竟在大学时代,我是怎样豁出性命去追求作为系花的她几乎到了痴狂的地步,到怎样的表白乃至全系尽人皆知。没有表情,好像扑克脸锈住了,我还是静静地在众人的凝视下,缓缓单膝跪了下来,为她献上一束白色的花。

仿佛李逍遥回到十年前,去做一件他应该做的事情一样。

然后,安然醒来。

————————————————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明天突然死掉了,我能给这世界留下什么?

是我的钱吗?不是,有很多比我更富有的人。
是我的职务吗?不是,它立刻就会被人所取代。
是我的技术吗?也不是,不要说Galfond或者Colman,就算是在国内,也有大把技术足够打nl600乃至nl5000的优秀选手。

仅仅是我的思想,我的体验,我的经历。

它在现实或者虚拟空间里所留下的一切,作为我所存在于这世界上的有力证据,以及那些所有与我相识或相知,乃至受过我言论所影响的人,他们脑海里有关于我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数十年间一切的记忆的碎片,将一点一点拼接成一个完整的我。

所以自从研究生生涯起来,我格外喜欢听梁文道先生的作品,其中有一集就是讲到“既然无我,我何必怕死”,这理论也在今天格外让我释然了。

lililili11 发表于 2017-11-12 17: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lilili11 于 2017-11-12 17:59 编辑

大学时期能追到系花
gulugulubing 发表于 2017-11-12 21: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lililili11 发表于 2017-11-12 17:57
大学时期能追到系花

人生赢家 羡慕嫉妒恨啊
AKsReid 发表于 2017-11-12 22: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lililili11 发表于 2017-11-12 17:57
大学时期能追到系花

人生赢家
 楼主| 柏木雪狐 发表于 2017-11-13 12: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柏木雪狐 于 2017-11-13 13:39 编辑

我觉得我是老了,至少是从心态上。

我们家老爷子退休以后,真的就是服老了,生活做派简直就是个十足的老年人。没啥花销,当然也就没啥追求。时间大把,简直不知道怎么度过好。养养花,喂喂鱼,上上网,吃饭也是自己炒炒蛋炒饭或是面条,甚至不大出门,偶尔约几个老友打打乒乓,月开销不过千八百圆。人过了知天命,到了花甲有余,也知道自己是日薄西山,健康便已经是最大的舒适,也早已经不太在乎其他人的眼光。事业已经完结,儿女也早已长大,别人也不再用财富全力来衡量你的成功,那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呢?就活着吧。

就像余华那本书里面讲的,什么人生意义,就活着吧,只要活着就行。

他们说在电竞圈20岁就已经算是年龄大的队员,25的简直不能想象。对于扑克圈,但凡在这里浸淫过五六年往上的人,除了少数升级到天神的,和少数完全破产的,剩下的range就是我们这些中层干部,过着一种标准的中产阶级生活,打着大家最常打的桌子。澳洲的两块五块,换过来是国内的十块二十块。Sunday Million, Hot 109, 换过来大抵也就是现在国内如火如荼的330,440,550, 谁都承受得起,谁都做得的梦。一年不见得有这么一天,运气实在好,一下到手十几万块,大抵也够吹嘘好几年的了。

我这人没什么爱好,也不抽烟也不喝酒也不抽也不嫖,除了玩游戏打电竞,琴棋书画就是这辆特斯拉,我实在喜欢电动车喜欢得紧。这车通体白色,流畅的曲线就好比女孩子最傲人的身姿,在最青春最阳光的日子里出门晒一晒,无论是人还是车,无论是男还是女,怎么看都喜欢得紧,连自己也要多看两眼。车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安静,行动起来几乎没有声,可是马力可是强大的很,连GTR也要认真地瞧着它几分。我这人很宅,平时不爱出门,但是开上车辆特斯拉,我特别的愿意出门走两圈,哪怕是去吃碗最普通的老北京炸酱面。不管打扮得再怎么随意,再怎么朴素,把着无框车门一下来,立马感觉不算高的身板立刻伸长了三公分,腰不酸背不驼特别的挺拔,格外的愿意自己的心上人自己的客人自己的冤家仇家都从面前正好路过,“嘿您吃了吗?要不要这里来一碗?”

虽是这么说,带着点骄傲带着点虚荣的语气,钱可是不敢乱花。也过过张狂的日子,也经历过困窘的时刻,虽不至于说把那些银票都笨手八脚的往内衣兜里缝着,那笔积蓄总还是往余额宝里存着,不炒股,也不买什么理财产品,就放着。群里的几个散户,还在吵嚷着今天买卖些股票,全当没看见,只是嗯嗯应和几声。

我只信那张扑克桌子,能给我产生一切的烙饼与吃食,一切的住行,一切的开销。

听出股骆驼祥子味?那就对了。


 楼主| 柏木雪狐 发表于 2017-11-13 13: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柏木雪狐 于 2017-11-13 15:25 编辑

我顶讨厌那些四处骗炮的,但骗炮不犯法,帅逼再怎么花言巧语,终究还是女孩子半推半就贴上去,像是蜘蛛结网,像是飞蛾扑火,终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然之后的后果,也常常地姑娘一个人兜着,还美其名曰“因为爱情”。

虽然自己做接盘侠的可能性不是太大,但同时还没太适应好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毕业之后,我也曾经寻过一个互相都很瞧得上的姑娘,就在那时我也动过结婚的打算,早早在12年就向人表了白。可或许是我硬件还没达标,或许姑娘心里多多少少还有些惦记之前那个月入11万的香港宅男,总之态度有些犹豫,敢情这事情就让生火添柴,没有燃料也就慢慢地冷却下来。

大约是又隔了两年,我听说姑娘结了婚,之后很快地有了孩子,现在大约也有三岁了。一为人母,头上的光环便陡然暗淡,朋友圈里全是晒娃的照片,和其他的爹妈并无任何不同。我们再问未联系,但也未删了好友,就那么闷闷地一直放着,像一块冷却的火山石灰岩。

其实很多的恋爱道理,我非常想十年前就知道,能够省去极多的痛苦。但即便是弯路,也是一步步走出来的,就仿佛深处迷宫,没有错误的路线便谈不上正确。经过了十八九岁为爱生为爱死的年龄——那时候随时随地的为心上人豁出性命似乎是件极为光彩的事情——到了三十岁,或者是看得开了,或者是筹码多了,再不愿意冒收益之外的风险,也不知道这称得上是成熟,还是圆滑。

在我年轻的时候,极少陷入爱情,但只要一沾染必定是天翻地覆,死去活来。好像自己是战士,而对面是高耸入云的珠穆拉玛峰,预备着冲锋,预备着挑战,预备着征服,冒着极大的风险,不惜倒在这道路途中。人一过30岁,倒是莫名地喜欢起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贸然死了,谁给你收尸?明明积累了不错筹码,跟CL一把杠掉,除了你自己,还有几人痛苦?说到天上去,也不过化作别人寻常谈资的一个故事罢了,搞不好还是一个笑柄。

老舍以前用大幅的手笔讨论过爱情,以及自己人父之后的种种变化,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平时视而不见的一切,现在仿佛处处与自己有了关系。事实上,我在交往之后也有同样的感觉。处女座是不喜欢探索的,最好是处处在自己的舒适区内,这样才觉得便捷,才觉得安全。和跟着女孩子,便有很多你从未曾进去过的地方,感觉也是颇为新奇的。而两个人在一起而自然而然生出的保护感、骄傲感,又与自己独处时截然不同。到那时,你格外的意识到自己要有钱、要强大,这绝不仅仅是为了你自己。
他们说性、财富与权力是人类亘古不变的永恒话题。那么爱情究竟在其中处在何种位置呢?或许与三者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吧。

人人都说爱情使人欢喜使人痛苦,而又有谁能放胆豪言,自己从事始终根本不需要它呢?


qjy1037 发表于 2017-11-13 15: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来不回帖,竟然看到楼主谈论扑克不多的文章,想要回帖。字字透露着生活的经历,感悟,现实的无情和变化。人就需要静下来,想一想,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楼主| 柏木雪狐 发表于 2017-11-13 20: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柏木雪狐 于 2017-11-13 20:56 编辑

我最近在读芭芭拉·艾伦瑞克的《我在底层的生活》,大概故事就是讲述一个典型的美国中高产阶级的生物学博士、专栏作家,是怎样隐姓埋名在全美各处体验最底层的工作和生活。故事很真实,过程却不怎么好,主人公在长期贫困和高压生活中性格也逐渐改变,险些患上躁郁症,后来重返原来的生活和工作岗位并写下这本书。当然,这本书引起了强烈反响,从2000年至今也持续保持全美畅销书的地位。

各位如果看过我之前写的那些东西,麻烦请千万不要觉得我是个蜜罐里泡大的富二代。我的家境按说比Nicky差一些,但也是最标准的中产阶级。可能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是,我迄今为止30年之间体验过最贫穷的生活,竟然是在发达国家澳大利亚的最繁荣都市悉尼。我之前反复提到过我研究生生涯最困窘的最后一个学期,而即便如此——仅仅是维持着生存几乎最低的开销——也花去我2500澳元,折合大致11000-14000人民币。我从周租金210刀的主卧房间搬到五人混住客厅,租金降到了朋友给到我最优惠的155刀。食物方面无论怎样也无法节省,所以每天$5+10+10的开销仅仅是维持生存所需的最低热量,然后还有悉尼市相当高昂的通勤费,往返每天$6-10不等。那段时间,我根本不开车,也没任何嗜好,无烟酒没加餐。为了必要的舒缓学业压力,我每晚坚持在健身房30分钟跑步,奖励是每天一盒$4的便利店水果——虽然节奏舒缓了,但也跑伤了膝盖,到现在半月板还在隐隐作痛。

我一直觉得“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这句话不但是正确的,而且非常可怕,因为事实的确如此。美国作家在著作里详细描写着底层人民是如何仅仅是挣扎在生存线上就耗尽了全部的精力,更遑论谈职业发展和未来畅想。那三个月的时间,对于打定主意节约预算的我何尝不是如此,每天行动仿若机器,在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固定的地点,吃几乎完全相同的食物果腹。卓别林在《摩登时代》中因流水线作业而发疯,而底层生活绝比不上这个好不了多少。缺乏被动性收入,生活仿佛走入死胡同——越忙越穷,越穷越忙。

所以后来我的金钱观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金钱于我最大的两个目的,做我想做的事,不做我不想做的事。除此以外的每一分,都是多余。

独坐在宽敞办公室里,不谈吃穿行的奢华,哪怕只是呆坐走神,放着天边云展云舒,于辛苦奔波的下层人民来说,也是极为奢侈的。

不工作便没有收入,没有收入便无法生存,何来生活品味、人生感慨?

肉身奔忙,灵魂也跟着贫瘠。
我搭地铁时也时不时遇见我们的民工兄弟,年龄在四五十岁有余,衣着陈旧、头发蓬乱、满身灰土、满面倦容、目光空洞不知道游离到何处。我在他不曾注意的角度长久地凝视着他,想象着他如何年艰难地想要被这座繁忙的城市容纳,想象着他为了工钱辛苦劳作和与工头的苦腻,想象着他为了年迈的父母、身后的妻女怎样艰难撑起一个家。

他早已不再年轻了,时光可能已经静静地在他身上流过了半个世纪,有太多太多人类历史上的事件足以被未来所铭记。

然而,这个世界会记得,有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很不起眼的人,也曾经真实而客观地存在过吗?



wangdafa123 发表于 2017-11-14 14:54: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个感性的人啊。一直以为感性的人在打牌这方面天然的会有些吃亏。看来我要推翻这个观点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智游城论坛  

GMT+8, 2018-6-22 22:37 , Processed in 0.13349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